夫容仙女,草中国莲湾里的花鱼少年
分类:中国历史

从前,有座玉清山,山前有个玉清庄,庄里有个年轻汉。他从小就死了爹和娘,只靠种藕为生;日久天长,人们都叫他藕郎。 提起藕郎来,可真是少有。无论春夏秋冬从没见他有一时的闲着,整日不是泡在湾里修剪荷花,就是挑起担子进城去卖藕。虽然他是这样的勤劳,可是他家里穷的连一个破杌子底也没有;五冬六夏穿着他那身祖传的破棉袄,上面是补丁连补丁,乍一看,真以为他穿的是件蓑衣。半间座落在湾边上的小草屋,就是他的全部家当。藕郎就是这样孤独地过着他的苦日子。有时他闷了,就蹲在屋前,出神地望着那些娇艳的荷花。他常想:要是荷花能说话就好了。 有一年,这一带大旱,旱的草也枯了,花也萎了,树叶黄了,平地上咕突咕突地直冒热气。不用说庄稼啦,就是人也坐不住睡不安;狗伸着舌头,热得乱钻门洞。 藕郎眼看着一湾荷花旱的花箭弯了,叶也黄了,湾里露出了泥底来,急得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安,天天围着湾边转;看着眼前的荷花,心里象刀刺一样。于是他开动脑筋想啊想啊,终于想出了个办法。第二天就挑起水桶上了玉清山。太阳把玉清泉照的明光光的,水影里倒站着满脸堆笑的藕郎。他多少天来的愁闷没有了,他的心一下子变得象眼前的泉水一样,又明快,又亮堂。 一天天,没白没黑,藕郎一股劲地挑水浇花。他的肩给磨破了,鲜血洒在山道上,道旁的野花又开放了鲜艳的花瓣;毒日晒得他汗水不住地流在山道上,道旁的枯草又变成了绿色。 泉水浇在湾里,泥土吸吮着清泉,荷花又挺起了头。 藕郎一直挑了三个月。 六月二十四日荷花节到了。这天藕郎挑完水,把湾边扫得干干净净的。说也怪,这时却下起雨来了。 晚上,藕郎在灯下缝棉袄,猛听到湾里的泉水哗啦了一声。他忙放下袄,要出去看看什么东西在糟蹋他的荷花。突然一阵红光在他面前一闪,他吓得一退。说也奇怪,在他面前却站着一个大姑娘。说起这个大姑娘长的那个俊,就甭提啦:墨黑的头发,鹅蛋似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高鼻梁,小嘴抿着,满脸堆笑;再加上她穿的水绿裤子,象荷花一样鲜艳的粉红袄,把她衬得简直和画上的仙女一样。屋子里顿时香气喷喷,红光闪闪。 这可把藕郎惊奇坏了。他上下打量着她,前往后庄从没见过这么个闺女。可是这个大姐却笑嘻嘻地直盯着他。藕郎问道:你这位大姐深更半夜到我这里来做什么?大姐听了突然噗哧一笑,说道:看你这个人,以前你是整日盼,俺真来了你又赶!这更把藕郎闹糊涂了,心想:真怪,我根本就不认识她,怎么说我整日盼她?大姐好象知道他想什么似的,于是便说了:藕郎,我实话和你说了吧,我是荷花仙女,天天见你一个人冷丁丁地过日子,多么孤单呀!我想给你做伴儿,你愿意不愿意呀?她说完了,两眼直瞅着藕郎。藕郎一听荷花仙女的话,乐得简直和上了天一样,脸上露出了从来没有的笑模样。嘴里没说,心里早就愿意了。荷花仙女明知道他愿意,还是故意说:你倒是要说话呀!藕郎红着脸点了点头,随即藕郎拿起破袄,抹了抹炕沿,请荷花仙女到炕上坐,荷花仙女坐在炕上,顺手拿过藕郎的破棉袄缝补起来。 屋外小雨沥沥拉拉地下着,灯光下他俩低声低语地谈笑着。藕郎说:荷花姐姐,我有句话想对你说,不知你生气不生气?荷花仙女答道:看你,说吧!藕郎往前凑了凑说:你能不能给我做个荷花仙女抬起头来问道:什么呀?藕郎脸羞得和茄子一样,又红又紫,半天才难为情地说:媳妇。谁知荷花仙女听了,小嘴一撅,说:看你这个人,人家好心好意来陪你玩,你却胡想啦,以后俺再也不来了。这下可把藕郎急坏了,上前一把拉着荷花仙女,说:好姐姐!千万别生气,我再也不说了。荷花仙女一看藕郎这个样,噗哧一声笑了,说:我是和你闹着玩的,可是要叫我做你的媳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藕郎一听,她有心答应,可喜坏了。 心想:只要咱俩能成夫妻,就是刀山我也敢上,火海我也敢下。于是便问:你有什么事,说吧。这时,荷花仙女把棉袄也缝补完了,站起来拍了拍身上,就说:我是湾里的一枝荷花,如果你明天在太阳出来之前,能把我找着,我就答应你。藕郎刚想说湾里那么多荷花,谁知道那朵是你?可是荷花仙女一晃身子,红光一闪就不见了。藕郎呆呆地站着,心里又惊又喜。这时雨也住了,天也明了。 藕郎跑到湾边上,只见那些雨后荷花都活鲜鲜地开放着,水珠儿在花瓣上左滚右翻,明晃晃的和珍珠一样。他眼睛一眨也不眨地寻找。可是朵朵都是一样的美,枝枝都是一样的艳。东方红了,眼看太阳就要出来了,藕郎急的满脸是汗,心里一个劲地直扑通,眼也看花了,腰也弓酸了。看看湾里一片红色,就和东方的红霞一样。 突然,一阵小风吹得湾里的荷花起伏,留在花瓣上的水珠儿轻轻地滚进了水里。藕郎一看,心里一动,啊!有了!他乐的几乎跳起来。眼也不花了,腰也不酸了。他沿着湾找,果然找到了一枝花瓣干巴巴的荷花,好象昨夜的雨水没有淋着她一样,上面一个水珠也没有。 藕郎赶快跑过去,小心地采下来。突然从花枝心中飞出了一个小蜂子,吓得藕郎连忙闭着眼。刚闭上眼,耳边就听有人嘿的笑了一声。他一看,手里拿的哪里是枝荷花,分明是荷花仙女那只象葱白一样的嫩手儿。他又惊又喜地望着荷花仙女,荷花仙女笑嘻嘻地看着他。于是,他俩手挽手的回到屋中。

[中国]

崂山柳树台下,有个荷花湾,湾四周的柳条鞭鞭儿,叫风一刮,撒欢欢儿,湾里住着一条大鲤鱼。 老人说:这大鲤鱼有千年道行,这鲤鱼儿爱戏水儿,每天在水皮上冒三冒,窜三窜,引得看景的人儿像崂山柳树台下,有个荷花湾,湾四周的柳条鞭鞭儿,叫风一刮,撒欢欢儿,湾里住着一条大鲤鱼。

  从前,有座玉清山,山前有个玉清庄,庄里有个年轻汉。他从小就死了爹和娘,只靠种藕为生;日久天长,人们都叫他藕郎。

老人说:这大鲤鱼有千年道行,这鲤鱼儿爱戏水儿,每天在水皮上冒三冒,窜三窜,引得看景的人儿像赶大集。

  提起藕郎来,可真是少有。无论春夏秋冬从没见他有一时的闲着,整日不是泡在湾里修剪荷花,就是挑起担子进城去卖藕。虽然他是这样的勤劳,可是他家里穷的连一个破杌子底也没有;五冬六夏穿着他那身祖传的破棉袄,上面是补丁连补丁,乍一看,真以为他穿的是件蓑衣。半间座落在湾边

荷花湾旁有个荷花村,村里有户大户人家,家有好地千亩,房子百间,就是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名叫秋波。

  上的小草屋,就是他的全部家当。藕郎就是这样孤独地过着他的苦日子。有时他闷了,就蹲在屋前,出神地望着那些娇艳的荷花。他常想:要是荷花能说话就好了。

这秋波,从小就像王母娘娘蹲天庭----坐的是那冷寒宫,眼看就是十八岁了,婚姻嘛,高不成,低不就,弄得爹害愁,娘害愁,一年三百六,全家都害愁。

  有一年,这一带大旱,旱的草也枯了,花也萎了,树叶黄了,平地上咕突咕突地直冒热气。不用说庄稼啦,就是人也坐不住睡不安;狗伸着舌头,热得乱钻门洞。

这年春暖花开,秋波黑夜睡不着,抬头看看天上那个圆月儿,明晃晃的像面大镜子;那晴天儿,蓝绒绒的像匹大绸子儿,她慢悠悠地开门出了村,来到荷花湾边看光景儿,看着,看着,就见湾中间儿起了一点浪花儿,冒起了一股浪头儿,好像一枝白莲花儿,上面站着一个美少年,这工夫,就见浪推水,水推莲,载着那少年,浮浮飘飘上了岸,吓得秋波拔腿就往回跑,那个少年在后紧紧赶,一个不叫,一个不唤,只听风刮衣裳哗哗响,出出溜溜进了庄。

  藕郎眼看着一湾荷花旱的花箭弯了,叶也黄了,湾里露出了泥底来,急得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安,天天围着湾边转;看着眼前的荷花,心里象刀刺一样。于是他开动脑筋想啊想啊,终于想出了个办法。第二天就挑起水桶上了玉清山。太阳把玉清泉照的明光光的,水影里倒站着满脸堆笑的藕郎。

秋波一进大门,“咣当”一声把门关上,她进了门还不放心,顺着门缝往外看:见那少年在外不言也不语,光朝着她笑,笑的那个甜劲儿,就像那熟透了的红苹果。

  他多少天来的愁闷没有了,他的心一下子变得象眼前的泉水一样,又明快,又亮堂。

从那往后,每当夜里月光光的蓝缎天的夜晚儿,秋波就偷偷从大门缝向外看,每次都看见门外那少年的笑脸儿,她越看越爱看,越看越仔细,看也看不够儿,心里想:这人可是个好人呀!

  一天天,没白没黑,藕郎一股劲地挑水浇花。他的肩给磨破了,鲜血洒在山道上,道旁的野花又开放了鲜艳的花瓣;毒日晒得他汗水不住地流在山道上,道旁的枯草又变成了绿色。

又是一个月明夜晚,秋波正从门缝往外看,只见一会儿云遮月,阴了天,哗哗地大雨也就下来了,把门外那少年淋成了个落水鸡,她心里想:看看,人家不都是为了我呀!想到这里,把门一开说:“快进来吧,看你淋的多难受!”

  泉水浇在湾里,泥土吸吮着清泉,荷花又挺起了头。

那少年道:“能看见你一眼也就欢喜啦!”说着就跟进门来,不用说,秋波给他扭了扭衣裳,又烘又烤,眨眼间衣裳也就干了,少年穿上衣裳说:“谢谢大姐姐。”笑笑就走了。

  藕郎一直挑了三个月。

从那往后,有时候白天,有时候瞎晚儿,一阵清风过后,那少年就来了,来后,拉几句家常,又一阵清风地走了。

  六月二十四日荷花节到了。这天藕郎挑完水,把湾边扫得干干净净的。

天长日久,秋波问他:“你到底家住哪里,怎么不和我说说呢?”

  说也怪,这时却下起雨来了。

“说出来恐你害怕。”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中国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夫容仙女,草中国莲湾里的花鱼少年

上一篇:契诃夫表演理论与戏曲表演美学之比较,从模仿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