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选女婿,择佳婿又配旧西宾
分类:神话传说

妻子守节未出门,

姻缘如线绾成双,欲整旧鸳鸯。看来都由天定,成就也寻常。休疑猜,莫彷徨,免思量,今朝新婿,昔日西宾,旧日情郎。 《诉衷情》 话说吴瑞生在北京别了李如白回家省亲,在路上行了半月、方才来到益都。到了自己门首抬头一看,着了一惊,有《西江月》一词为证: 但见重门封锁,不闻鸡犬声喧。层层蛛网罩门前,遍地蓬蒿长满。宅内楼房破落,园中花木摧残,萧萧庭院半寒烟,昔日繁花尽变。 吴瑞生正在门首惊疑,忽见一位邻人走到,忙将吴瑞生扯到家中,说道:“数年少会,相公几时来家?自相公去后,宅上竟遭了一场天大祸事。”吴瑞生惊问道:“甚么祸事,愿闻其详。”那邻人道:“此事就在年前,因山鹤野人作了一首诗,讥刺严嵩。那首诗不知怎的就传到本府太爷手里,这本府就是严嵩的一党,竟把山鹤野人诬了个讪谤朝廷的罪名,拿到监中,定要处死,老相公为朋友之情,邀了阖府绅-,要替他分辨。太爷又不肯放松,老相公一时动了义气,对着众人便把太爷顶触几句,他怀恨在心,也诬装了老相公一人结党讪谤的罪名,申到院里,除了前程,拿在堂上,与山鹤野人每人重责四十大板,还拟了一个绞罪,幸得抚院老爷心下明白,知道是桩冤枉事情,嫌拟的大重,将招驳回。太爷从新又拟了一个军罪,方才准了。临发解时又是每人三十。如今山鹤野人在广东崖州充军,你家老相公在江西九江充军,就是令堂也随老相公去了。当日老相公是何等正直,是何等君子,平空里吃了一场大亏,阖府之人大大小小,那一个不替他叫屈衔冤?”吴瑞生听了这话,便放声大哭,就地打滚,哭的死去活来,活来死去,只哭的金刚吊泪,罗汉伤心,哭罢多时,那邻人劝道:“老相公亏已吃讫,军已充讫,便至哭死,也无济于事。如今太爷恐怕小相公得志报仇、还要便下毒手,毕竟弄个剪草除根。去年小相公差来的书童,如今现被他禁在监中,你也不可淹留于此,当急急奔走他乡以避此难。就是乡邻地保,俱担着干系,倘奔走风声,大家吃苦,当的甚么?”吴瑞生道:“我如今已中黄榜,授职四府。现有文凭在身,他总有恶,也无奈我何。但日期限定,不敢多违,我如今要取路九江,望我父母,只得也要眼下起行。”那邻人道:“相公今已中了进士,好好好!难得小相公中了进士,老相公此仇便容易报了。”说完,吴瑞生遂别了那邻人,同琴童上路而行。此时瑞生望亲之心急如星火,十日的路恨不的要并成一日走,连宵带夜兼程而进,走了将近两月方才到了九江。问了父亲允军所在,寻见父母,父子见了面,不觉喜极生悲,话未曾说得一句,骨肉三人已抱头而哭。哭了多时,吴瑰-道:“自你去后,我为父的吃得好苦,平空受祸,几丧短躯。如今仅留余喘,幸得天心眷念,父子相聚,就是死后也觉瞑目九泉。”吴瑞生道:“不肖儿远离膝下,事奉多缺,爹爹受苦,不得替父诣阙伸冤,不肖之罪真觉擢发难数。儿与老贼誓不并生,若不剥其皮而食其肉者,是空负七尺之躯,枉立在天地间为丈夫也。”吴瑰-道:“报仇雪耻是你的责任,我亦无容赘言。但你一去五年,全无音信到家,何也?”吴瑞生遂把那游学浙江处馆金宅、江中遇盗、庵内逢嫂、遭乱失散、路遇如白、易名中举、京中发甲、告假省亲、领凭赴任之事,自始至终说了一遍。夫人听了喜道:“孩儿你今中了二甲,你爹爹这口气便出的着了。”吴瑞生道:“爹娘你自放心,不肖儿若不能为父母报仇,誓不为丈夫!”从此瑞生在这里住了几日,吴瑰-恐他在这里误了限期,便催他上任。吴瑞生只得辞别了父母,望南昌而发。 行到半路,那里已有夫马迎接,接到任中上任,行香后,唤礼房来问各司道乡贯历理,以便通启。及问到抚院身上,俟礼房说完,先心中喜道:“此人竟是我昔日东主,今幸有缘为我亲临上司,正好借势报仇。但只是我如今变易姓名,我认的他,他未必认的我。”遂吩咐该班人役伺后,先谒抚院。刑厅到了院门前,将启投了,金公便令打点升堂,要当堂相见,刑厅穿了公衣,执着手本,到了堂下,行了堂参礼。这金抚院将刑厅一看,心中惊道:“这位刑厅与我昔日西宾吴瑞生面庞相似,只是姓名不同,莫不是瑞生当日假充姓吴?不然天下岂有容貌这样相似的?我退堂之后,不免请至书房,问个明白,省的中心纳闷。”主意定了,又将刑厅吩咐了几句好言语。瑞生方躬身告退,上了轿,才待安排回衙门,忽院中有人赶出来禀道:“抚院老爷还要请刑厅李老爷后堂说话。”刑厅只得又复转回,到了梆门,传了梆,抚院早已迎出,携了刑厅手行到书房,行了宾主礼坐定,金抚院问道:“贤理司贵省何处?尊庚几何?是何年发甲?”刑厅打了一恭道:“卑职虚度二十三岁,乙酉举乡荐,丙戌中进士,若问敝省,老大人早已知道,岂俟今日?”抚院道:“我何由知之?”刑厅道:“卑职曾在老大人宅上扰过三年,相别仅一二载,今日便忘记了?”抚院道:“贤理司莫不是我家先生吴瑞生?”刑厅道:“然也。”抚院听说,慌忙离坐,向刑厅一揖,道:“适才堂上得罪,大是不恭,若早知先生,岂有当堂相见之理?”刑厅道:“官有官箴,此乃礼法之当然,老大人有何不安?”抚院道:“先生为问改名易姓,贻者夫以不恭之罪?”刑厅遂把那路遇如白、改易姓名便入南闱之事,说了一遍与抚院听。抚院道:“原来为此。”刑厅道:“卑职年幼才短,□有不及,倘有失职之处,还望老大人格外栽培。”抚院道:“你只管用心做好官,有可为处,没有不为之理。”刑厅又问道:“令爱昔年夜间失去,如今可有音信否?”抚院道:“不唯小女有了音信,连甥女也有了音信。此时俱接在宅中。”刑厅又问道:“老大人的甥女是谁?”抚院道:“是南康府水衡秋之女,叫做兰英。”刑厅听了抚院这话,心中喜道:“二位小姐俱有了音信,我吴瑞生姻缘该成在此处了。”说道:“此是老大人意外之喜。”抚院道:“此固足喜,此事这外更有可喜者。”刑厅间:“是甚喜?”抚院道:“去岁你徒弟金-乡试也得侥幸,肃斋、汉源亦同科中了。你如今固是师弟、朋友,又是乡试同年。”刑厅道:“令爱有了音信,公子又得中举,老大人又蒙恩起用,正所谓喜事重重至也。可慰可贺!”抚院道:“先生若是想他,肃斋、汉源此时俱在我宅中,即同请来相见。”刑厅道:“甚妙。”抚院遂使人把三人请来,先是赵郑二人与吴瑞生作揖,次是金-叩拜,行礼完坐定,吴瑞生道:“自别兄以后,甚是渴想,虽不能趋近台颜,而梦宸之思无日不神驰左右,二兄秋闱大喜,又欠贺礼,抱歉殊深。今幸不期而会,又觉深慰鄙怀。”肃斋、汉源道:“弟之心亦犹兄之心也。然知己契友自可不言而喻。”五人说着话,不一时酒肴俱至。大家吃了,吴瑞生方起身告别,回衙门而去。 一日,金抚院向肃斋、汉源道:“老夫人闻的新任刑厅尚未有室,吾家小女与甥女俱未受聘,刑厅年貌倜傥、大雅不群,正堪为吾坦腹。老夫蓄此念久矣,今欲借重二位,为吾作伐,敦昔日之张范,结今兹之秦晋。只望二位贤契勿推却为幸。”肃斋、汉源道:“成两家之好,笃朋友之情,一举两得,自是美事。况命出老师,此事情愿殷勤。”抚院遂把二人谢了。这且不提。 却说吴瑞生别金公回了衙门,退到私宅,心里寻思道:“我那翠娟、兰英小姐如今俱有音信,且共住一处,我终身之事似有九分可成,此一机会断不可失,我不免央一官员为我作冰,向金公亲提此事。又若无个知心之人可托,欲待央赵、郑二生,他又在抚院宅中,不便往来。”终日横在心间,连公务都无心去理。一日正在书房坐着,忽赵、郑二人拜帖传到,吴瑞生忙吩咐开门迎进,让至书房。待了茶,吴瑞生道:“弟为公务所羁,尚未往拜,怎敢望二兄先施?”肃斋、汉源道:“金公为官,号令严肃。官员不许无故参谒。凡家中随从之人,不论上下俱不许私出院门。兄既在此做官,亦当听其约束,断不可私拜朋友,乱他法纪。弟今日此来,也不是无故私出,是奉金公之命,要与吾兄提一亲事。”吴瑞生道:“蒙二兄雅爱,但不知为吾作伐者是谁人之女?”肃斋、汉源道:“就是金公的令爱,与他的令甥女。”吴瑞生听说,喜的眼花神开,就如中了一次二甲一般。说道:“金公既不弃寒微,欲成二姓之好,此固幸出望外者,小凝情愿攀乔。”说完,又吃了几杯茶,肃斋、汉源便要起身告别。吴瑞生还要留他吃饭,二人坚执不肯。辞了瑞生,回院见金公,把话回了。 金公遂到后宅,把翠娟、兰英唤至近前,说道:“男大须婚,女大须嫁,古之定理。你二人婚姻俱至愆期,我心下甚是不安,新任李刑厅年少风流,倜傥寡偶。他亦未有妻子,年庚相当,门户亦对,我已借赵、郑二位为媒,作成此事,他那里亦自情愿。但婚姻大事也不可不使你二人知道。”翠娟道:“婚姻之事虽人生不免,但孩儿区区之志,唯愿长依膝下,奉事终身,若说出嫁,固非孩儿之所愿也。”金公道:“似你说的便可笑了。男女居室,人之大轮。从古至今,从未见女子有终身在家者。此时不嫁,还待何时?”翠娟道:“爹爹若许孩儿奉事终身,这便是爹爹莫大之恩;若欲强逼,你孩儿唯有一死以表我志。”说罢,那眼中便扑簌簌落下泪来。金公怒道:“世间那有这般执拗女子!李刑厅年少进士,有甚亏着你?这样人不嫁,还待嫁甚等之人?”又顾兰英道:“你姐姐这样不通,你的意思却是何如?”兰英道:“姐姐既是不嫁,我也情愿不嫁。”金公道:“咦?你也是第二个翠娟!”遂忿忿而出。 金公见了夫人道:“素娟这等可恶!我方才与他议婚,他要终身在家事奉父母,宁只死了不肯出嫁。这是甚么心事?你不免去劝他一番。”夫人遂到了翠娟房里,见翠娟、兰英那里正哭,哭的连眼都肿了,夫人道:“我儿,你爹爹为你择风流佳婿,是为你终身之谋。你为甚么触怒你爹爹,令他生气?”翠娟道:“人各有志,莫相强也。你孩儿志在奉亲,不愿事夫。爹爹若要迫我,却不是打发我出嫁,竟是打发我上路。”夫人道:“为男子的在家事父母,为女子的出门事丈大,此礼古今不易。事奉爹娘是你兄弟之职,还轮不着你,孩儿你读书识字,凡古今载籍中,为女子者有几个守父母白头到老的?”翠娟道:“今日之事也用不着孩儿多说,孩儿除非死了,万事皆休。”说罢,越发哭的悲恸。夫人就是再问,他也不回言,一味只啼哭。正是: 满怀心腹事,尽在不言中。 夫人见劝他不动,只得回房把翠娟之言对金公说了。金公道:“翠娟平日不是这样执拗之人,我听他言语,观他举动,此中似别有缘故。素梅常在他左右,孩儿有事,他没有不知的,夫人你将这丫头素梅拷问一番,事情自有着落。”夫人道:“相公所见极是。”说完,金公出门理事,夫人遂把素梅唤至近前,说道:“你老爷方与小姐议婚,小姐坚执不从。你常常在他左右,小姐心事你没有不知之理。他若果有甚么心事,你须据实说来。倘一字瞒我,适才他老爷嘱咐过的,要着我活活敲死你这贱人。”素梅心中说道:“小姐甚么心事,不过为着那吴瑞生。别人要成就夫妻,我为甚替他捱打?况小姐当日又不曾失身,便说了何害?”遂趴上前磕了一个头,说道:“奶奶既拷问奴婢,奴婢怎敢有瞒?今日小姐不嫁李刑厅,别无话说,不过为着昔年吴瑞生。”夫人问道:“怎么为着吴先生便不嫁李刑厅?”素梅道:“小姐与吴先生曾有一约,期为夫妇。当日老爷、奶奶同往姑娘家去赏花,小姐又令奴婢将吴先生约至楼下。小姐在楼上嘱他借冰提亲,那时便以死相期了。吴郎之心虽未知他何如,如今小姐坚守此志始终不移。”夫人道:“他二人当日莫不有甚么私染?”素梅道:“他未约之先虽有诗章书札往来,都是奴婢替他传递,他二人俱未见面。小姐嘱他借冰提亲,诚有此事。若说有甚私染,就是打死奴婢,不敢在诬小姐。此乃当日实情,并无一句谎言。”夫人听了说道:“这便是了,你去罢。”到了晚间,夫人便把此事述与金公。金公知女儿雅持贞念,绝不犯滢,又能坚守前约,至死不变,心中亦自重他。对夫人道:“囚短了一句话,便费了许多口舌。这位新任李刑厅,就是昔年吴瑞生。”夫人道:“他为甚又改成姓李?”金公遂把那改姓名的缘由与夫人说了一遍,道:“夫人你到明日即把这个缘由说与女儿,也省的他心中烦恼。” 闲话不必多叙,到了次日,夫人起来到了翠娟房中,说道:“夜来我根求素梅,才知你与吴瑞生有的。当日你持之以正,不及于乱,你爹爹亦自重你。我未对你说,今日在此做刑厅的固不容设。然当日只教他央媒提亲,并不曾近于亵狎,此心此意聊可对父母而无愧,只求爹娘宽恕。但如今他为甚的又易吴姓李?”夫人遂一一述与小姐。翠娟听了此言,心中也喜,还是虑是父母因他议婚不从,故设此法哄他,心中又半信不信,说道:“李刑厅如果是吴瑞生,我日寄他的书札诗章他自然不肯失落。此事别无人见,亦别无人知。如今只求把我那元札还我,我便许他这段姻缘;若无元札还我,心下到底不稳,宁至终身无夫,不敢轻许。此非是儿女无耻,硬主自己婚姻,只是我与吴郎一语既定,终身不改,所以贼寇劫出、奸徒诓去、经过数死而不至于失身者,总为吴郎一人也。今若二三其德,有始无终,变易前志,实事二天,以前节躁全无据矣。此等之事,稍有人心者下肯为之,况孩儿素明礼义乎?”夫人道:“你说的极是,我即遣人去把你那元札取来,以慰你心。”夫人回到房中,与水夫人商议,遂遣王老妪去索求元札。王老妪承命来到刑厅衙门,进宅见了吴瑞生,道:“恭喜相公,皇国人材,宦门佳婿,不久女婿要乘龙也,可喜可贺!”吴瑞生道:“前蒙撮合,今始完璧。风月主人,学生将何以为报?”王老妪道:“二位小姐因君易姓,婚事不从,向已说明,犹不敢信。今者身此来,乃奉两小姐之命,欲求昔日所寄元诗,持还以实其事。相公如或收藏,即求速速付与。”吴瑞生听了,感激道:“今已五阅春秋,尚坚守前言,不便其初,仿之金石之质,差可无愧。但如今壁则犹是,而马齿加长矣。”遂把翠娟那两封短札、半副诗笺与那七言绝句,连兰英那一首绝句一并交与王老妪。王老妪拿回呈与夫人,夫人自己持去与翠娟、兰英看。翠娟见是自己的元物,到此才得落地,喜道:“今方全璧归赵矣。若非此物,我翠娟之命几乎难保。今幸见此,庶不负我五年苦守之心。”夫人见翠娟别无话说,又问兰英道:“你姐姐许了,你心下却是何如?”兰英道:“姐姐既爱嫁此人,我也情愿随去作伴。”夫人见翠娟、兰英都心肯意肯,遂口复了金公。金公遂安排筵席,请吴瑞生来衙中议亲。 到了那日,吴瑞生欣然而至。翁婿坐定,三巡酒后,金公先开言道:“今日请贤婿来,别无他事商量,只为贤婿中馈无人,即小女与甥女俱至愆期,要求贤婿择一吉辰,我这里制些妆奁,送过门去,好完我夫妇为女择家之愿。”吴瑞生听金公说到此处,还未及回言,那眼中已吊下几点泪来。金公见吴瑞生吊泪,深自愕然。但不知他有甚事关心,且看下回分解——

对诗为媒许婚配,

耳塞加蛟液,

初来此地去偷树,

绿叶一遮影无踪。

俗话说:没有五山斧,不砍六山柴。这三个年轻后生都是多面强手。庄稼活、对诗弄文都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好小伙儿。辛辛苦苦给财迷白干一年活,终于熬到了最后一关———对诗许婚。

九死一生遭风雪。

李花出来白隆隆,

从前有个财迷,识得几个字,为人刁滑。他有个女儿,叫金枝,已长大成人。大年初一,财迷又玩弄老花招,出了一个文告,上写:

财迷一听,气得七窍生烟,喝道:“放肆!给我滚!”

财迷贪财爱利,花针挑土,谁不知谁不晓?可是这一年,等他文告一出来,就有甲生、乙生、春生三个后生来对诗应选。财迷一看,喜上眉梢。

半夏熟地牵牛藤。

什么出来白隆隆?

活人脑髓死人血,

世出高才多智男,

丈夫一去十年整,

金枝脸儿红彤彤,

甲生无奈,有口难辩,一赌气,走啦!乙生想,甲生说天上的,不行,我就说地上的。于是对道:

太阳出来红彤彤,

什么出来红彤彤?

春生、金枝相对一看,笑啦。

家有金枝玉叶婵,

对诗选婿,倒不为怪,就是 “考验”二字有门道。啥叫 “考验”?就是求婚来的青年,都必须先给他白干一年活儿。一年满了,财迷便舞文弄墨,管叫你 “兔子跑下坡———翻跟头”。第二年又出个文告。一连三年,金枝姑娘只落得 “凤凰钻鸡圈———活受窝憋”,有苦说不出。

当归女贞防风草,

桃花出来红彤彤,

家乡扛犁把田耕。

财迷听罢,哈哈大笑,故意说:“此非诗句语不通。”当场宣布甲生落选。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财迷选女婿,择佳婿又配旧西宾

上一篇:岳父为什么称,为什么岳父又称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岳父为什么称,为什么岳父又称为
    岳父为什么称,为什么岳父又称为
    公公为啥称“昆仑山” 点击数: 收藏本文小编要纠错 缘何伯伯又叫做“齐云山”? 在我们中国,自大顺未来,人们常把公公称为“天柱山”,谈到那件事
  • 插秧状元
    插秧状元
    插秧状元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据传说,古时安徽广德曾经出过一个秧状元。 零 秧状元是一个淳朴的农民,他家世世代代都是种田的,祖祖辈辈都
  • 澳门微尼斯人鹤发水与长发妹,白发水与长发妹
    澳门微尼斯人鹤发水与长发妹,白发水与长发妹
    白发水与长发妹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陡高山的山腰上,有一道长长的瀑布,像一个女性躺在悬崖上,把她那又长又白的头发垂下山来一样。本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