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爆红的小妖精,红泉的故事
分类:神话传说

红泉的故事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图片 1

天下没有不散的酒席,世上却有拆散不开的恩爱夫妻。

我是一只小妖精,最近爆红,因为出演了《大王叫我来巡山》,一炮而红,从此各路商演广告接到手软。

早先,也不知是南庄,也不知是北村,有一个小伙子叫石囤,又勤快,又能干。春天里娶了一个媳妇,叫玉花,嘿,那真是珍珠宝石样的人物,品行容貌也好,营生也好。好上加好,小两口好得是比蜜还甜。谁知道好事多磨难,石囤有一个后娘,是一个天下难找、地上难寻的厉害婆娘:玉花给她端上饭菜,她不是说凉了,就是说烫了;不是说咸了,就是说淡了。不管玉花做多少营生,不管玉花怎么侍候,无风起浪,无事找事的,不知什么时候她就骂起来,不为什么事情她就打玉花一顿。

其实我很纠结。

玉花一天比一天瘦了,她的脸色不像以前那样新鲜了。有一天,石囤回到屋里,看到玉花坐在炕沿上,扑簌簌地掉泪,石囤难过地叹了一口气,玉花望着他说道:“石囤呀!罪我也遭够了,苦我也受尽了。别的我也没有什么挂心事,我就是舍不得抛开你呀。”石囤的心里难过极了,他想了想说道:“玉花呀!我看你在俺这后娘手里,也熬不出来了,今天夜里,咱俩一块奔外乡去吧。”

 在我妖生的前一百年,老老实实,努力干活,发现自己连大鹏山的一小块山洞都买不起。我老娘给我算了下,我需要到四百多岁才能买得起的一个小山洞,还是在不吃不喝不消费的前提下。

玉花听了,又感激,又高兴,半夜的时候,小两口什么也没拿,从马棚里牵出了两匹瘦马,悄悄地开了后门,跳上马一直地往西北面奔去了。

若是要坐北朝南的方位,那就更贵些;若是在妖学校隔壁,那就更更贵些.....

两个人不知道绕过了多少村庄,也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石囤说道:“马呀,你别只走那平川大道,你拣那山间小路走吧。”两匹马好像听懂了石囤的话,一齐蹿上了一个高坡。

现在,我轻而易举买下了魔都山的豪华山洞……乃是高配,比如虎皮沙发,震动按摩椅,曲线3D液晶电视等等。

天亮的时候,他们来到了一片没有人烟的大山上。这时正是春天,山上草青了,花开了,一对对的白鹤在半空里飞,一双双的雀鸟在树枝上叫。玉花叹了口气说道:“雀鸟还有个窝啦,咱走到哪里才是个家呢。”石囤却笑笑说道:“山洞、树阴也一样能过夜呀!”

 如今不用较劲脑汁想着如何抓妖怪当晚餐,可以随便翘着二郎腿躺在虎皮沙发上,可是心却踏实不起来!

走着走着,马站住了。两个人都惊奇了: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不大的泉子,望去,泉水红得好像海棠花瓣,亮得好像晴天的月亮,泉子周围的野花野草也是红光光的。也不知是从那红的泉水里冒出来的,还是那些红光的花草散出来的,玉花闻到了一股出奇的香味。她和石囤商议说道:“人也累了,马也乏了,咱们歇一歇吧。”石囤答应着,两个人跳下了马,两匹马在泉子边上吃起红草来了。石囤和玉花走到泉子跟前一看,红水更是透明晶亮的。玉花忽然口渴了起来,她把手伸进泉子里,捧起红水喝了一口,那水简直比蜂蜜还甜,不知什么缘故,凉凉的水喝下去,却觉得全身温暖。她喝完水抬起头来,石囤看到玉花的脸色变得比桃花还新鲜了。他正在惊奇,马叫了起来,他俩转身一看,两匹瘦马也变了样啦,胖得身子溜圆,毛皮闪光。两个人都猜不透这是怎么一回事,心里又惊奇又害怕,慌忙骑上马,出了山洼。

轻易易举得来的荣华富贵,总让我觉得置身云端,飘飘呼呼,不知所以然来。

那马也比先前跑得快了,过山过岭如同走平道一般,几丈宽的大沟也能一跃而过。两个人不分日夜地在路上跑了几天,不知道跑出了多少路去,回头看看,那片大山,白茫茫的、青苍苍的远在天边了。

 “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妖精!你红了,就瞧不起我这个矮矬穷啦——”此时洞穴外,有一只真得又胖又圆的妖怪在撒泼。

这天晚上,石囤和玉花来到了一个小庄,庄头上有三间草屋,里面点着灯。两个人下了马,拍了几下门环,一个老妈妈走出来开开了门。老妈妈打量了他俩一下问道:“看您这两个客也不是本地人,你们叫门有什么事呀?”玉花忙说道:“老大娘,俺是从远处来的,天黑了,也奔不上店了,求你老人家留俺个宿吧。”老妈妈很痛快地说道:“我就是孤身一人呀,你们要是不嫌的话,我住东间,你们住西间吧。”两个人见老妈妈答应了,心里真是高兴,当时就随着老妈妈走了进去。老人又爽快又善良,还做了饭,烧了汤,给他俩吃了喝了。

 这是我前任,是我甩了他。 本来不敢甩他,因为我也怕没男妖要,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今非昔比,见过了魔都山的大风大浪,而他还只是停留在原地,在十八线的小山沟里,干着一成不变的活,很安逸,但是也看不到未来的一丝希望。

出门在外的人,碰到了这么个老人,石囤和玉花真把她当做亲人了。两个人把为什么从家里跑出来,路上经过了哪些地方,连碰到红泉的事情,都一五一十地对老妈妈说了。还没听完,老妈妈就难过地掉下泪来。她说道:“孩子呀,就怕你们夫妻还是不得长远埃”玉花和石囤不知老妈妈为什么说这句话,心里很是惊奇,正想问问,老妈妈又说道:“孩子,你们碰到的那个红泉,底下一直通到红山,红山上有一棵大枫树,那红泉里的水,就是从那棵大枫树根上渗出来的。每年枫叶红的时候,那大枫树就要变成红脸妖。它有一对火星眼,一下子就能看透千重石壁十座大山,它上到红山顶,看看都是哪些女人喝过了它的红泉水,它就选那里面最好看的女人,抢去做它的媳妇;雪花一落,不只是红脸妖,连那媳妇也变成枫树了。孩子,就怕你逃不出它的手心了。”

 这也是我纠结良久,才做下的决定。 却要忍受众妖的非议。

老妈妈说着又掉下泪来。玉花听了,又惊又怕。她看到了老妈妈为他俩这样难过,还是安慰她说道:“老大娘,那红脸妖,是抢不去我的。”石囤也说道:“老大娘,就是那红脸妖再厉害,也拆散不了俺俩。”老妈妈擦干了眼泪说道:“难得你们这么两个好孩子,我老伴死了以后,就是我孤身一人了,你们在这里住下吧,咱就是一家人了。”

现在很多妖怪,都说我变了,变得见利忘义,那我还能解释什么,只能呵呵哒。

石囤和玉花,真的在老妈妈家住下了,他俩一个耕地种田,一个料理家务,石囤从来不让老妈妈受一点儿累,玉花总是把家里最好吃的东西做给老妈妈吃。

 “亲爱哒,今天晚上有没有空,一起享用烛光晚餐吧?”甩了前男友之后,就遇到了一只优绩股的男神。

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麦子割了,谷子也黄了,葡萄熟了,枫叶又红了,老妈妈开始提心吊胆起来:睡觉也睡不安稳,吃饭也吃不下去了。她天天掐着指头数,盼望着秋天快些过去。一天,石囤从地里回来时,玉花也从场上回家来了,小两口一块儿铡完了草,又一块儿去喂马。老妈妈做好了饭,刚刚走到院子里,忽然从半空里飘下一片红色的大枫叶来。枫叶在院子里不停地旋转,越转越快,转着转着,起来了一股旋风,旋风里站着一个红脸妖。这妖怪,红头发,红眼睛,穿着一身红道袍,红色的袖子拖到了地上。红脸妖把长袖一甩,那片红叶立刻变成了一座花轿。老妈妈一看,惊得喊了一声就摔倒了。石囤和玉花正在马棚里喂马,听到老妈妈的喊声,慌忙走了出来。红脸妖一见玉花哈哈地笑了两声,把长袖一甩,玉花不知不觉地进到轿里去了。妖怪把长袖又一甩,花轿旋旋转转地升起来。石囤抬头的工夫,半空里什么也没有了,从远处传来了妖怪的话:“她喝了我的红泉水,就是我的人了。”

他对我百般体贴,而且还记得每次节日,比如520的节日里,送了五百二十的大红包。

老妈妈哭了起来,石囤又着急,又难过,他却没有掉泪。他把老妈妈扶了起来,说道:“大娘!怎么的我也要把她找回来。”老妈妈听了,也顾不得哭了,连忙说道:“孩子呀!你不能去啊,那红脸妖不知抢走了多少媳妇,从来也没见谁找回来,你去只会白白地送了性命。”石囤没有做声,他把老妈妈搀到了屋里,说道:“大娘!你尽管放心,我马上就去找她。”老妈妈见石囤那个样子,是非去不可,掉着泪说道:“孩子,你空着手是不行的,那里有一把尖刀,你带上它吧。”

比如开着他的保时捷带我去兜风;姨妈在的日子里,给我泡红糖水喝……

石囤带上尖刀,骑上马,径直地就向那片大山中奔去了。心急嫌马慢,石囤说道:“马呀,你一下子蹿过这片洼地去吧。”马真的一闪过了那片洼地。石囤又说道:“马呀!你蹿上这条土岭吧。”马真的一蹿上了土岭。天亮的时候,石囤就到了那片大山。山多树多,山洼也多,石囤找来找去,却不见那个红色的泉子。他不觉掉下眼泪来。

 他太优秀了,时而亮瞎我的眼,这种颜值和才华并存,而且懂浪漫的男神,实在抢手得很,这导致我的心从没踏实过,总是询问他行程,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黏在他身边,将他看紧了。对于他身边的异性,不管好看,难看,都问候一遍。

石囤愣愣地望着那些层层叠叠的高山,恨不能让山告诉他,红脸妖把玉花抢到哪里去了。石囤上到了山顶,愁苦地望着天边,他恨不能一下子就看到红脸妖把玉花抢到哪里去了。

每天侦探式的日子,过得真是生不如死。

石囤擦干了眼泪,对马说道:“马呀!我就是走遍天下的山,也要把玉花找着!你就向远处那座最高的山上跑去吧。”马又撒开蹄子向前跑去了。马跳过了山沟,蹿上了山坡,从千丈高的石壁上跳了下去,从万丈深的山涧里跑了过去。不管怎么危险,石囤也没有勒住马,过了一座山又一座山,还是没有来到那座最高的山边。

 他好像也受够了吧,出现在我面前的次数越来越少,直到我发疯似的找到他家。

就是在那座最高的山上,半山腰里有一个大山洞,红脸妖把玉花抢到了那里面。那山洞里摆设的可好了:洞壁上挂着山水字画,床上铺着绸缎被褥。那红脸妖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白脸书生,看上去十分俊俏秀丽。它笑嘻嘻地对玉花说道:“你喝了我的红泉水,就是我的人了;你别想你那男人了,他就是三头六臂也到不了这里来。”玉花听到那妖怪的声音就气得发抖。她坐在洞里,听不到一点儿风声,听不到一声鸟叫,她心里却知道,石囤正在那大山里找她。她抬起头来说道:“我喝了你的红泉水,但永远也不是你的人!”红脸妖听了,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还指望见着他呀,哈!不是我说大话,要是你那男人能到了我这红山上,我就让他把你领回去。”红脸妖说完,又得意地大笑起来。笑完了以后,它转脸一看,不觉吃了一惊,透过千重石壁十座大山,看到石囤正骑马向这儿奔来。红脸妖连忙从身上解下一条花花腰带,长袖子往上一甩,那腰带动了一下,就变成了一条花花大虫。大虫张了张口,摆着尾巴,向洞外溜去了。

温馨的小别墅里,雪白的大床上,两具身体来回打滚。那刺激的画面,妖娆的声贝,一次次刺激着我的神经末梢。

石囤骑马又翻过了五座大山,忽然迎面闪出了两盏红灯,仔细一看,却是一条大虫,那大虫的眼睛亮得就像两盏灯笼一样。石囤没有勒住马,马还是向前蹿去。那大虫把口一张,石囤连人带马被吞了进去。石囤在大虫的肚里,好像掉进了开水锅里。他咬住牙,忍住疼,手拿尖刀向大虫的肚皮上一割,只听“哧”的一声响,石囤和马都掉了出来。睁眼一看,哪里有什么大虫,原来是一条花花腰带摆在地上。

不管三七二一,这男神可是我的,无耻的小三滚蛋。

石囤骑上马又蹿过了两座大山,眼看离那最高的山头不远了;这时的红脸妖正在那里对玉花夸口,它以为石囤早已被腰带变成的大虫化净了。可是,玉花只是哭,并不理它。妖怪正想去拉玉花,一转脸的工夫,却惊得发愣了,它透过两重山看到了石囤骑马向这儿跑来啦。它连忙从墙上摘下一张山水画来,长袖一甩,上面最陡最光的一座山从画上凸下来,向洞外飘去了。

 发了疯的拳打脚踢过去,结果被打的是我自己,头破血流的倒在角落,扬着大长腿的男神,冷漠地拉着我头发,“你有病,小妖精!那么认真干嘛?在这个上床多少次都不用负责的时代里,你活得像原始小妖!快醒醒吧!”

石囤又翻过了一架大山,看见一座光秃秃的高山又挡在面前。石囤没有勒住马,马向上蹿了几步,就滑了下来。石囤跳下马来,自己向上爬去,好容易爬到了山的半腰,却又滑了下来。石囤的脸被石头擦破了,身上也摔痛了。他站起来又向上爬去,爬上去,滑下来;滑下来,又爬上去。石囤流的汗把衣裳湿透了,汗又顺着衣裳流下去。汗淌得石囤睁不开眼,他抹了一把汗,向下甩去。就在这个时候,石囤脚下的大山不见了,他原来是站在一个山洼里,在他身旁的松树上,挂着一片纸画的山,那纸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石囤骑上马又向前蹿去了。

尊严,竟然被心爱的男神无情的玷污,我的内心支离破碎,再也提不起明日活下去的希望。

石囤骑马蹿到那座最高的山前了,向上看看,山上一片红色,他心想,这一定是红山了。他一抖缰绳,马就向上蹿去了。这时红脸妖把袖子向玉花一甩,玉花站在那里动也不能动了,话也不能说了。它把袖子照样向一对花头枕一甩,那一对花头枕就变得和玉花一模一样了,同样是不能动也不能说话。红脸妖一闪身子不见了。

 我突然很想到过去,我还没红的时候,踏踏实实干活,天一亮就起床,扛着铁锤巡山去,天黑了回山洞,虽然很精疲力竭,虽然山洞是租来的。

石囤上到了山的半腰,四下里一看,只见石头是红的,枫叶也是红的。他又向前一走,便看到那个石洞了。洞口那里,镶着五色的宝石。石囤停了下来,心想:也许这就是那红脸妖的住处了。石囤连忙跳下马来,推开石门走了进去,他不觉愣愣地站住了,石洞里面站着三个玉花,三个玉花一齐看着他,哪个也一动不动,哪个也不做一声。石囤又焦急,又伤心,他长叹了一口气说道:“玉花啊,我千难万难地找到了你,你为什么不对我说一句话,你为什么不到我跟前来呢?”石囤的话,玉花都听得明明白白,她多么想把什么都告诉他,可她的舌头却硬得像块石头;她多么想走到他跟前去,可她的腿却挪不动。近在咫尺,却无法相认,玉花痛苦万分,眼泪顺着脸淌了下来。

那时候,我还有一起奋斗的小伙伴。

石囤一下子认出了哪个是自己媳妇,他扑了过去,抱起还在淌着眼泪的玉花向洞外走去。玉花的身子好像石头一样的硬,也好像石头一样的沉。骑马是没法骑了,石囤没有放下玉花,只对马说道:“马呀,你认得那来时的路,咱们往回走吧。”山高没有路,石囤抱着玉花在乱石上走,从荒草里过,石囤宁肯叫自己身上有百处伤,他也不愿意让树枝划着玉花一下。石囤抱着她过了陡坡,走进了枫树林,他的腿又酸又痛了,他的胳膊也麻木了,他却舍不得放下她一次。玉花的眼泪流尽了,她心里在说:“石囤呀,你放下我吧,千山万水的,你抱着我,没法走到家呀。”玉花的心真是火烧火燎,因为她不能把自己要说的话告诉石囤。石囤害怕玉花难过,对她说道:“你就是真的变成一块石头,我也不会抛开你的。”石囤抱着她还是往前走去,红色的枫叶,在他的眼前纷纷地落了下来,红脸妖一闪又站在他的眼前了。石囤不知从哪里来的那个劲头,他一手抱着玉花,一手举起了尖刀。红脸妖却在十步以外站住了,它望着石囤说道:“小伙子,我的心肠比铁石还硬,我是从来也没有被谁感动过,我也从来没有认过输。可是,今天我认输了,我也不忍心再拆散人家的夫妻了。”红脸妖说着,两滴眼泪落了下来。就在这一霎的工夫,红脸妖变成了一棵又高又大的枫树,红色的枫叶上亮着银白的露珠。石囤抱着玉花走过树下时,枝叶摇摆了起来,晶莹的露珠落在了玉花的身上,玉花立刻说出话来了,身子也和原来一样灵活了。

对了,我要再去找之前的小伙伴。于是我组了个饭局,让他们前来聚聚。

石囤和玉花一起骑在马上,马蹿过高山,上了大路,又回到了老妈妈的家里。他俩就在那里你恩我爱的,三口人欢天喜地地过着日子。那个奇怪的红泉,有的人在大山里又看到了它,有的女人又喝过那泉子的红水。不过,枫叶红的时候,那大枫树再没有变成红脸妖,她们也就再没有被抢走了。

“小妖精,你红了啊,还能记得我们呀!真好!”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是一只爆红的小妖精,红泉的故事

上一篇:贪欲害成自己,鸟为食亡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插秧状元
    插秧状元
    插秧状元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据传说,古时安徽广德曾经出过一个秧状元。 零 秧状元是一个淳朴的农民,他家世世代代都是种田的,祖祖辈辈都
  • 澳门微尼斯人鹤发水与长发妹,白发水与长发妹
    澳门微尼斯人鹤发水与长发妹,白发水与长发妹
    白发水与长发妹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陡高山的山腰上,有一道长长的瀑布,像一个女性躺在悬崖上,把她那又长又白的头发垂下山来一样。本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