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种南瓜
分类:神话传说

小伙种南瓜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图片 1

从前,有个小伙子,叫阿周。他种着田主家的半亩地,守着一间茅草棚,孤孤单单地生活。

柒月刚刚过去,在我对八月的憧憬走过,柒月走了,怎么不能欢送一下它呢。最近就有一首名字叫做《柒月》的歌,特别适合馈赠给刚刚过去的柒月,“柒月走过了小巷,夕阳下的影子被拉长。。。。。。小巷中太多故事的地方,每一个都被你的名字填满,长安街的绿邮箱,外婆的南瓜汤,美好回忆在脑海中不会忘。”听到这,竟然怀念起来,怀念“外婆的南瓜汤”。东西南北瓜,除了北瓜我不确定这个世界上是否真有这样一种叫法,其他的东西南瓜我都熟悉,家里一直都有种这些,而我最熟悉的还是要属南瓜了。在我家,妈妈每年都会种好多的南瓜,等到夏天收获一大片绿色,秋天就能收获个个膀大腰圆的大南瓜。所以自小我对南瓜的认识没有看过童话故事的小朋友那样来的浪漫,童话世界里有南瓜车。而我的世界里只有怎么样吃南瓜。

他的生活过得太寒心了!一年一茬庄稼,只得种,不得吃。两只肩膀养一张嘴,还干一顿,稀一顿,饱一顿,饿一顿。

自小跟南瓜相伴长大的我自然对南瓜熟悉不活了,它的生老病死我都有见证,而它的一生也实在是过得充实,全身是宝,没有一天浪费。生命的孕育都是从一颗种子开始,所以南瓜也不例外,从前一年收获的南瓜中挑品质优良的南瓜,个大还甜。把它的种子保留下来,等到来年的时候再种上;那些没有被选上的南瓜的南瓜种也不要灰心,并不会将你们丢掉,也会将你们保留下来,虽不用来传宗接代,但也是有大用处,等冬天到来,一家人围坐一圈烤火,这也不能干瞪眼啊,将年前保存起来的西瓜种放在炉铁上烤着吃,一边烤着一边吃,一边吃着一边聊天,别提有多温暖了,这南瓜籽的味道一点也不比葵花籽、西瓜籽差,看着一颗颗白色的南瓜籽在炉火的炙烤下慢慢变黄,散发着真真香气,还没吃就已经垂涎欲滴了。况且南瓜籽要比西瓜籽,葵花籽都要大,别人吃两个葵花籽才顶的上一个南瓜籽,实在是赚大了。早就看出来了南瓜籽是实力股,小时候那小小不起眼的南瓜籽,后来真的成了商品出售了,且价格要比葵花籽、西瓜籽要好一些,看来这南瓜籽跟人一样,是金子总会发光,是千里马遇到伯乐总会驰骋万里的。

怪他懒吗?不。他冬天犁,春天种,夏天锄,秋天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有哪一天闲过。

吃过了南瓜籽不要忘记明年开春的时要播种的南瓜籽,好好保存,别让老鼠给偷吃完了,鸡给啄没了,挑个好时机种到地里,那就不用多管它了,任其自由生长。我们那没有人专门种南瓜卖,而且一家一户都种上几棵,收获几个南瓜自己吃,并不拿来卖。随便在地边子上挖几个坑,到夏天就会有惊喜,南瓜的藤蔓就随着地边子蔓延开来。这个时节南瓜正是开花的时候,有人只重视南瓜,有时却也忽视了南瓜花的美丽,它的花朵很大,黄色的,像是一个大喇叭,没到盛开的时候,都会吸引来蜜蜂为它绣粉,就靠着这些自然的力量,南瓜结果了。

怪他不会种庄稼吗?不。背、挖、犁、耙,没有一样他不会做;谷子、玉麦、红米、莜子,没有一样他不会种。

未成熟的南瓜和成熟的南瓜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不光在外形上,未成熟的南瓜个头小,嫩绿嫩绿的,熟了的南瓜体积是未成熟的好几倍,那时面容也大变了,成熟了;它们的差别还体现在吃上。每到南瓜长到五六斤重的时候,妈妈总会摘个南瓜回家,给我们炒着吃,把南瓜切成条,它的口感,很难说跟什么相似,要比炒萝卜条吃起来要软。嫩南瓜更可以用来包包子,包水饺。印象里觉得这实在是不可思议,有次妈妈说要包南瓜馅的包子,我的内心是拒绝的,“怎么会用南瓜包包子呢?”。等包子帮出来,我也怀着忐忑的心情吃了一口,别说,味道还可以,没有一点老南瓜的味道。看来我以前是吃老南瓜太多了,中毒至深,对嫩南瓜造成了误解。

他种的粮食哪里去了?他的粮食,一半在地里被乌鸦、耗子吃了,一半被田主驮走了。

这也不是说我不喜欢吃老南瓜,而且老南瓜不适合跟嫩南瓜一样,用来炒着吃,包包子。而是用来“熬南瓜”。现代的很多餐馆都在卖南瓜粥,其实这有些都是名不副实的,南瓜粥里面之少有一半的南瓜,而他们的里面只有一点点南瓜,色泽变黄了一些,吃起来也吃不到南瓜的味道。在这里,南瓜却成了稀罕物,成了米粒的陪衬物。而在家的时候我们吃的南瓜粥确是实实在在的南瓜粥,其实呢名字叫做“熬南瓜”。“熬南瓜”首先要在选材上下功夫,选择那些看起来含糖量高的南瓜,我是没有这样的功夫的,妈妈有,一挑一个准,做出来的南瓜都是那么甜;南瓜挑好,洗净,也可去皮也可以不去皮,看个人习惯口感,上南瓜切成比指甲盖稍大一点的小块,然后放到铝锅里,倒进水去,水要漫过南瓜,生火开煮。等煮上半个多小时,感觉南瓜应该熟了,就将事先磨好的花生或者黄豆的碎屑放到里面,一起搅拌一下,有时候不一定非要放花生或黄豆粉碎的碎屑,有时也可以放将它们完全粉碎成浆的浆汁,那样做出来的口感是不太一样的,我是喜欢前者的。南瓜熬出来了,每个人盛上一碗,不需要主食,也就是主食,这就是菜了。“熬南瓜”吃起来甜甜的,面面的,软软的,很是好吃。有时候吃一碗又不够,还要再来一碗。

阿周为了能吃到几顿饱饭,想了不少主意。

前年,阿周想,田主爱吃白米,不爱吃玉麦,种了玉麦,可能他不会来驮了。

他就不再种稻谷,全部种了玉麦。

玉麦的收成很好,但是,一半粮食仍然在地里被乌鸦、耗子吃了,一半被田主驮走了。

去年,阿周想,田主爱吃玉麦,不爱吃苦莜,种了苦莜,可能他不会来驮了。

他就不再种玉麦,全部种了苦莜。

苦莜的收成很好,但是,一半粮食仍然在地里被乌鸦、耗子吃了,一半又被田主驮走了。

今年,阿周想,田主样样粮食都爱吃,都来驮走,我就种南瓜吧。田主家有猪、鸡、鸭、鹅、鱼,要吃就杀,他怎么也不会爱吃南瓜。再说,种了南瓜,一年有几顿南瓜吃,也比种粮食一颗也吃不着好些。

他就不再种粮食,全部种上了南瓜。

这一年的南瓜又长得很好,半亩地里,南瓜结得遍地都是,有大有小,有黄有绿,横三竖四地睡在地里。特别是靠茅草棚那棵,一蓬只有一根藤,一根藤只结一个瓜,不几天就长得像囤包那么大。

南瓜长得这样好,阿周心里多高兴啊!他拔下腰间别着的篾箫,“哩哩嘟嘟”地吹起来。他对着大南瓜吹一阵,又围绕着大南瓜跳一阵;他和着树篷里的画眉唱一阵,又面对大山笑一阵。在他的歌声中,大南瓜长得更大了。

一天,阿周正要扯南瓜,马铃铛声响了一阵,田主骑着马来了。

田主看了那些南瓜,高兴地说:

“你想得多周到啊,我正愁没有喂猪的东西,你却为我栽好了。”

阿周装着没听见的样子,朝着大南瓜走去。

田主朝阿周看了一眼,才发现大南瓜。他三步两步走到大南瓜跟前,绕着大南瓜转了一圈,左摸摸,右看看。他想看大南瓜顶部,但踮起脚尖还没有大南瓜一半高,没有看着。他想,南瓜没有这么大,可能是个宝。于是,他用马鞭敲着大南瓜,问:“这是哪样?”

“你生双眼睛不会看吗!”

“这样高大,这样金黄闪亮,可能是老人讲的大象吧!要不,我怎么没见过呢。”

阿周听了田主的话,马上想出了个对付他的主意,就顺着他的杆杆爬,说:“你眼力真好呀,一猜就被你猜着了。”

“那它为哪样不会动?”

“这是刚刚从天上降下来的大象蛋嘛,头、脚、尾巴都还没生出来,会动哪样!”

“它什么时候才会变成大象呢?”

“不消性急,过两天它就会像小鸡啄蛋壳一样钻出来了。”

田主听说,大象是人间吉祥的野物,又高又大,可以骑,可以做活计;哪里有大象,哪里就风调雨顺;哪个有大象,哪个就会当皇帝。他越想越美,就眉开眼笑地说:“星宿落到我家了!往后我有大象啦!你要小心照管,我每天都来看一次,若是大象蛋有个闪失,我就砍下你的头!”

田主说完,骑着马走了。

阿周向着田主走去的方向吐了口唾沫,骂道:“真是野兽,是害人虫,是吃人精!不管种什么庄稼,不把野兽、恶人除尽,一颗一粒都吃不到,一辈子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阿周从草棚内拿出刀来,三下两下将大南瓜砍开一个大口子,把南瓜籽取出来晒着,又把红瓤装进去。隔了一会儿,他又去山上割来一蓬断肠草,熬了满满的一锅水,再将晾干了的南瓜籽倒进锅内浸泡,取了出来撒在地的周围。

过了半天,阿周到地边看时,南瓜籽不见了,乌鸦、耗子毒死了不少,东一个西一个地躺在地上。他看了心里很畅快,捡了一只最大的耗子提着,走到大南瓜前,将耗子塞进大南瓜里。

第二天,马铃铛响了一阵,田主来了。他一见阿周,就恶狠狠地问:“这东西果真是大象的蛋吗?”

“嗯。”

“你怎么知道?”

“仙家告诉我的。”

“仙家在哪里?”

“前晚上他下凡来转了一转,又上天去了。”

“大象是哪种模样?”

“我也没见过。仙家说:大象的鼻子长,尾巴短;耳朵大,眼睛小;身子大,脚杆长。”

“太好了。”

田主不知是笑还是叫地说了一声,就围着大南瓜,一边走,一边不住地看。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小伙种南瓜

上一篇:金马驹和火龙衣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
  • 插秧状元
    插秧状元
    插秧状元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据传说,古时安徽广德曾经出过一个秧状元。 零 秧状元是一个淳朴的农民,他家世世代代都是种田的,祖祖辈辈都
  • 澳门微尼斯人鹤发水与长发妹,白发水与长发妹
    澳门微尼斯人鹤发水与长发妹,白发水与长发妹
    白发水与长发妹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陡高山的山腰上,有一道长长的瀑布,像一个女性躺在悬崖上,把她那又长又白的头发垂下山来一样。本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