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天大老爷的来历,中国智慧故事
分类:神话传说

青天大老爷的来历 点击数: 收藏本文我要纠错

人们都称能为民办事的知县为青天大老爷,古代县衙公堂的正墙上仍悬挂着青天红日的巨幅画,这是怎么来的呢? 话说武则天当帝王时,有一个县官叫司荣。他审理过一个案子,这个案子的路过是这样的。 有个木工叫张安,常年出外给人家做木工活。这天他带着二百两银子,连夜赶回家收麦。走到离家不远的一座庙院门前,他打盹得受不了,便躺在庙前大柏树下的石头上睡了起来。等他醒来时,可把他惊呆了,二百两银子不见了。半夜无人,银子会跑到哪儿去呢?他便在地上乱摸开了。结果没摸到银子,却摸到一把尖刀。那时乌云密布,天黑得要命,张安只好拿着尖刀向家走去。 进村后,经过邻居田大门口时,忽听到屋内的说话声:那个人是啥人? 敢带那么多银子睡在庙外?这是田大妻子的声音。老子管他是啥人,横竖银子姓田了。这是田大的声音。哼,你仍是怕它姓不了田。要不为啥把银子埋在灶下,把玉器衣物藏在夹墙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一阵笑声。 张安听到这里,一下愣住了。他想,难道我的银子叫田大偷去了?他回到家里对妻子一说,又拿出尖刀给妻子看。他妻子接过尖刀在灯下一看,见上面另有血迹,吓了一跳。但是仔细一看,竟是自己家的杀猪刀。她说:田大可不是好东西,前些时他偷走咱这把杀猪刀,被我认出来了,他还嘴硬,赖着不想给。快看看你身上有伤没伤,这刀上的血是哪来的?张安妻子在他身上看了个遍,也没发现有伤的地方。张安说:好个田大,我要到县衙告你去! 第二天一大早,张安拿着杀猪刀往县衙去。当他经过那座庙门口时,忽听到庙院内有好多人的吵吵声。他进到庙院内一看,见一群人正围着一个被杀的死人在议论呢。人们一见张安手拿着带血的尖刀,有人便指着他说:你们看,杀人凶手还没跑,快拉他到县衙去。张安高声说: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众人谁还听他分辩,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他拉到了县衙。 性命关天,谁不畏惧。只管张安知道自己没杀人,但这时也很畏惧。他跪在堂前直喊冤枉。知县司荣问众人:被杀之人身旁另有何物?回老爷,我等并未见还有何物。知县又问张安:此刀何人之物?大老爷,此刀是祖传的杀猪刀。刀上何以带血?于是,张安便把丢银、捡刀和要起诉的事给知县说了。司荣把这两个案子合起来一想,禁不住点点头。于是便差人把田大两口缉捕到县衙。人干亏心事,最怕鬼叫门。田大两口吓得哆哆嗦嗦,跪在地上直喊冤枉。司荣见此景象,便哈哈大笑说:我还没问你们话,你们冤枉什么? 分明是做了坏事,心里有鬼!一句话把田大两口说得目瞪口呆。司荣接着说:本官来到此县,从不冤枉一人,你俩也不必畏惧,我定能把案情搞清。不过,你们要听话,不要胡说。否则,可别怪本官大刑无情。说完,差人把女性带下,关进了一间小屋里。 司荣问田大:你可熟悉字?小人念过几年书,也识得几个。那好,本官断案与别人区别,要先委屈你一时,用黑布带把你眼睛蒙上,解开布带后,你就把你胸前的字大声念出来,可以吗?田大不解其意,也只好说:可以,可以,我一定大声念出来。 衙役把田大的双眼用黑布带蒙上,又在他胸前挂一块带字的白布,就把他推到另一间小屋里。这小屋和关他妻子的那间小屋只隔一层很薄的墙。田大进屋后,司荣已在里面坐着。他命人给田大去掉布带,厉声对田大说:本官我会察言观色,此刻我问你答,不很多嘴,要如实讲。田大一听此话,直吓得心惊肉跳。但他又强打精神,连连点头说:小民知道,我如实讲。司荣指着他胸前的那块白布说:那好,你就如实说吧。 田大一看胸前挂着块白布,上面写着四行字。此时顾不得先看仔细布上的字,只是在心里想,这个县官会察言观色,我偏面不改色心不跳,叫他察不明,观不清。主意已定,就手拿白布照上面高声念道:我偷纹银二百两,玉器衣物夹墙藏,银子埋在灶火下,只等日后把福享。一念完,他就瘫在地上了。心想,这是咋回事呢?他怎样知道得这么明显?又想,也许是可巧的事,我给他来个死不认账,看他能把我如何。谁知,司荣再没问他一句话,就把门一锁走了。 司荣一到大堂,又把田大妻子提到堂上审问。田大念白布上的字时,她在隔邻听得一清二楚。所以此时她想:好你田大,你什么都说了,我这张纸才不包你那火呢。只听司荣说:田大之妻,本官知道田大盗银杀人之事与你无关,你不关键怕,你说说他把赃物藏在哪边? 二百两银子他埋在灶下,玉器衣物他藏在东屋夹墙里。 本官再问你,田大杀的何人? 是东庄吕二。 他为何要杀吕二? 他对我说,他和吕二在大王集偷了白财主家的东西,为几件珍贵的玉器,他俩在庙里分赃时闹崩了。为了独吞东西,他就把吕二杀了。 司荣又问:昨日半夜,田大又怎样在庙外盗去二百两银子? 他说,杀了吕二后,带着东西一出庙门,见石台上睡着一个人。真是贼人有贼性,他一摸那人腰上缠有银子,便取出尖刀,想杀了那人劫去银子。谁知那人睡得很熟,他毫不费力就把银子偷走了。 司荣又问:你可知田大偷银后何物丢失? 一把尖刀。 那刀但是你家之物? 不是,是前些时他偷邻居张安家的。 这时,司荣取出那把刀说:但是此刀吗?田大妻子看了一眼尖刀说:正是。 案子清了。田大获得严惩,银两及赃物各归其主。至此,司荣也获得老黎民的称赞,说他清如水,明如镜,爱民如子,犹如青天。张安更为感动,特请人画了一幅青天红日画,把它送到衙门。司荣把画挂到公堂的正墙上。从当时起,人们都称能为民办事的知县为青天大老爷。直到此刻,人们看古装戏时,县衙公堂的正墙上仍悬挂着青天红日的巨幅画。

明朝嘉靖年间,有位名叫宋清的人在河北任知县时,曾巧断过不少案子。人称“铁判官”。
  一天,宋清正在县衙办公,外面有个叫王讳的男子脸色惨白地奔进来告状,说他刚才摆渡过河,艄公抢走了他50 两银子。
  宋清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小人贩卖蜜饯为生。”
  “你的银子原来放在哪里的?”
  “就放在包袱里。”说着;王讳打开包袱,只见里面果有几盒蜜饯。
  宋清当即命衙役随王讳前往渡口捕拿艄公。
  不久,两个衙役带来一个渔民装束的大汉,回禀道:“强盗已抓获,这是起获的赃银。”
  未知县打开包一看,正好50 两银子。
  大汉“扑通”跪倒在地:“老爷明鉴,小人冤枉!”
  宋清一拍桌案:“不准乱嚷!本官问你,你是干什么的?”
  “打鱼兼摆渡的。”
  “这银两是哪来的?”
  “这是我两年多的积蓄啊!”
  宋清听罢情况,思忖片刻,便命衙役将银子放到院子里。过了一会,他养的一只小黄猫便来到银两前东闻西嗅。见此,宋清又命将银子取回,问打渔的艄公:“你存这些银两,可有人知道?”
  艄公道:“昨天,我在‘芦花’酒店喝酒,跟那里一位挺熟的小二说起过。”
  不一会,店小二被带来了。
  宋清唤王讳上堂,指着他问店小二:“此人你可认识?”
  店小二仔细地打量了一会,道:“回禀老爷,此人虽不认识,但记得他昨日在我店中喝过酒。对了,昨日傍晚与这位打鱼的兄弟,前后脚进店的。”
  宋清点点头,一拍惊堂木,厉声道:“王讳!你竟敢诬陷好人,还不从实招来!”
  王讳脸色骤变,声音发颤大喊冤枉。
  宋清冷冷一笑:“刚才你说这银子是和蜜饯放在一块的,这银子在院子里放了那么一会,如果是你的,银子上肯定爬满喜爱甜味的蚂蚁。可现在上面连一只蚂蚁也没有,只有我的猫在银子上嗅来嗅去。这说明银子上有点鱼腥味,难道这银两的主人是谁还不清楚吗?”
  原来,这王讳是个惯骗。昨天在酒店喝酒,听到打鱼艄公与店小二的谈话,便心生一计,买了些蜜饯,自己撕破了衣服,装着遭劫的样子,今早告上公堂,不想自投罗网。 
  何知县审弥勒佛 
  明朝嘉靖年间,白鹿城何知县那天正准备退堂,外面急匆匆跑进一个小沙弥,跪于地卞。双眼流泪道:“老爷在上,宁法寺住持迦尼禅师今日早晨被人杀死,请老爷明断。”
  何知县立即派捕吏去宁法寺。只见现场已被弄乱,唯一的线索便是迦尼禅师床头有根缝被子的线染满鲜血,一直拖到弥勒爷塑像前。
  捕吏回到县衙,将情况汇报后,何知县沉思片刻,发令道:“把弥勒爷像请来。”
  有个差役忍不住问道:“老爷,弥勒是木雕的,又不会说话,请来有何用处?”
  何知县正色道:“休得胡言!”
  众差役很快便将弥勒佛抬至县衙,百姓见了,均为惊奇,纷纷跟到县衙看热闹。
  何知县凝神审视弥勒,忽见弥勒背上有一6 个指头的血印,心中一亮,对弥勒道:“佛爷在上,本官问你今晨何人杀死住持?”
  弥勒笑盈盈地站着。众人均发笑。
  问了几遍,何知县怒道:“你身为佛爷,受人香火,理应为民作主,可你知情不报,本官今日得罪了。来人,将此佛爷打40大板,不怕它不开口!”
  衙吏们心中好笑,又不敢违命,只得上前将木雕弥勒一顿板子。打毕,何知县又来到弥勒前细瞧,并作耳语状,凝视之时,发现弥勒被板子打了一条裂缝,用手往里一探,觉察有一暗锁,十分巧妙,顿时心中有数:此乃装钱物之用。从暗锁关启来看,作案者是住持熟人。想到这里,何知县频频点头,朝弥勒作揖道:“好,我全知道了,你早说话,本官就不会无礼了。”
  何知县坐到案前,即派公差将雕刻师傅及与迹尼禅师要好的人统统传来。人到齐后,何知县道:“你们都是迦尼禅师的朋友,现在他被杀害,不知能否提供线索?”
  众人均摇头。何知县又道:“好,你们不知道的话,就在弥勒佛前举手作揖,祈求它保佑迦尼法师升至西天归祖,也不枉你们结识之谊。”
  众人挨个跪下三拜五叩首。何知县仔细观察,见一个六指头的汉子不拜。喝道:“将那凶手拿下!”
  六指头汉子大声喊冤。何知县将那六指汉子的手掌按到弥勒背上的血印一比,一模一样。汉子顿时瘫软在地,只得招供。
  原来他就是替边尼法师雕刻弥勒装暗锁的工匠,见禅师藏入不少银子,心生歹念,黎明行窃被禅师撞见,于是杀人灭口后窃钱而去。 

人们都称能为民办事的知县为青天大老爷,古代县衙公堂的正墙上仍悬挂着青天红日的巨幅画,这是怎么来的呢?

话说武则天当皇帝时,有一个县官叫司荣。他审理过一个案子,这个案子的经过是这样的。

有个木匠叫张安,常年出外给人家做木匠活。这天他带着二百两银子,连夜赶回家收麦。走到离家不远的一座庙院门前,他瞌睡得受不了,便躺在庙前大柏树下的石头上睡了起来。等他醒来时,可把他惊呆了,二百两银子不见了。夜里无人,银子会跑到哪儿去呢?他便在地上乱摸开了。结果没摸到银子,却摸到一把尖刀。当时乌云密布,天黑得要命,张安只好拿着尖刀向家走去。

进村后,路过邻居田大门口时,忽听到屋内的说话声:“那个人是啥人?

敢带那么多银子睡在庙外?”这是田大老婆的声音。“老子管他是啥人,反正银子姓田了。”这是田大的声音。“哼,你还是怕它姓不了田。要不为啥把银子埋在灶下,把玉器衣物藏在夹墙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一阵笑声。

张安听到这里,一下愣住了。他想,莫非我的银子叫田大偷去了?他回到家里对老婆一说,又拿出尖刀给老婆看。他老婆接过尖刀在灯下一看,见上面还有血迹,吓了一跳。可是仔细一看,竟是自己家的杀猪刀。她说:“田大可不是好东西,前些时他偷走咱这把杀猪刀,被我认出来了,他还嘴硬,赖着不想给。快看看你身上有伤没伤,这刀上的血是哪来的?”张安老婆在他身上看了个遍,也没发现有伤的地方。张安说:“好个田大,我要到县衙告你去!”

第二天一大早,张安拿着杀猪刀往县衙去。当他路过那座庙门口时,忽听到庙院内有很多人的吵吵声。他进到庙院内一看,见一群人正围着一个被杀的死人在议论呢。人们一见张安手拿着带血的尖刀,有人便指着他说:“你们看,杀人凶手还没跑,快拉他到县衙去。”张安大声说:“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众人谁还听他分辩,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他拉到了县衙。

人命关天,谁不害怕。尽管张安知道自己没杀人,但这时也很害怕。他跪在堂前直喊冤枉。知县司荣问众人:“被杀之人身旁还有何物?”“回老爷,我等并未见另有何物。”知县又问张安:“此刀何人之物?”“大老爷,此刀是家传的杀猪刀。”“刀上何以带血?”于是,张安便把丢银、捡刀和要告状的事给知县说了。司荣把这两个案子合起来一想,不由得点点头。于是便差人把田大两口捉拿到县衙。人干亏心事,最怕鬼叫门。田大两口吓得哆哆嗦嗦,跪在地上直喊冤枉。司荣见此情景,便哈哈大笑说:“我还没问你们话,你们冤枉什么?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青天大老爷的来历,中国智慧故事

上一篇:澳门微尼斯人鹤发水与长发妹,白发水与长发妹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