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鬼了吗,茅山外传之冷凝玉
分类:神话传说

我们村在河的一边,背面靠山,按风水的地理位置来说是个背山望水的好地方。不过我们要出村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幸好不知从什么年代起便已经建了一座桥,那座桥便是我们村里人出去的唯一途径。不过那座桥有个不好听的名字,叫做人鬼桥。 关于这人鬼桥,老人们有各种不同版本的故事,不过归根结底就是告诉我们这些小辈,这座桥不仅仅是我们阳间的桥,而且还是通往鬼门的奈何桥,有不少的鬼魂会在午夜十二点之后从这座桥上来阳间,所以老人们告诉那些小孩子,让他们一到了天黑就要回家免得撞上那些不干净的东西。的确,这些说法有了成效,小孩子们都害怕见到那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很早就会回到家中,而且也从来不敢独自一人上人鬼桥去玩。而我也曾经是被惊吓的一个。不过自从上了初中之后,学了科学知识之后,便知道老人们的这些说法都是无稽之谈,所以也便不再害怕这条人鬼桥了,而且我们一帮小伙伴还会在每天的晚修课之后,一起从镇上的中学跑回家去。父母也曾经为这件事说过我很多次,可是我总是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在初二的一天晚上,发生了一件事之后,我便再也不敢在晚上踏上那条人鬼桥了。 那天,我们一群人还是像往常一样,成群结队地往村里赶。我们一群人说说笑笑地走着,不料在快到人鬼桥的时候,我忽然感到有点便意,可是又不好意思开口说出来。于是我便故意走到最后,在他们没有发觉的时候便跑到路边,趴开裤子,蹲下便开始拉大便。也许是因为有点便秘的关系,所以还没等我拉完,就已经看不到伙伴们的身影了。我看着周围黑黑的一片,而且还夹带着一些虫鸣鸟叫的声音,让我感觉阴森森的,十分可怕。这时,我感觉身后有一阵冷风吹来,让我感觉脖子以及后背都凉飕飕的。可是却没有风吹过的现象,身边的那些草和树都是静止的,就连一片树叶也没有动过。我在心里觉得很奇怪,于是转过头去看了看,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动静。我皱着眉头又转过脸去! 就在这时,我感觉有个东西打了我的头一下,对我说道:死小子,哪里不拉,竟然到我家门口拉!那个声音不像是从耳朵里听到的,倒像是从脑海里发出的一般,让我从头到脚都凉透了。 我心中一惊,连忙转过头去,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我在心里想道:这条路我都走了这么多年了,没有哪家的人在这里建过房子啊!难道是什么时候有人在这里搭了个草棚? 这时候的我也有点慌了,于是连忙擦了擦屁股,系上裤子准备走人。这时,我又感觉头被人又打了一下,那个声音又从我的脑海里冒了出来,说道:你还不快把你拉的东西从我家门口清理走! 我听了他的话,又猛地转过头去,想看看到底是谁,可是却仍是一个人也没有,周围也没有一点儿动静。我又四处看了看,可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地方有房子,也没有发现有任何草棚。 看什么看?!我家不就在你的眼前么?那个声音又在我的脑海里响起。 我听了他的话,疑惑地又抬眼看了看,结果却吓了我一大跳。因为我真的看见一座房子就在我的眼前,而且还是三层楼的洋房。 可是我刚才明明就没有看到任何的房屋,可是为什么只一转眼的功夫却有一座房子出现。难道我真的碰上不干净的东西了吗?我的这个想法,立刻便让我浑身都冒出了冷汗。我不敢再有迟疑,转身便往村里的方向跑去。 可是那个声音却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喊着:站住!臭小子,你拉的东西还没清干净呢!我听了他的话,脚下更跑得飞快。 就在我跑上人鬼桥的时候,我发现迎面走来了一个人,我仔细一看正是我老爸,可是他的身上却穿着穿着中山装。这时候的我也来不及想老爸为什么要穿那种那么俗的衣服了。 我跑上前去挽住老爸的胳膊,气喘吁吁地说道:老爸!老爸!有个人在追我,可是我却看不到他我感觉老爸的胳膊没有平常的那种温暖,反而冷得直透心底,而且我怎么感觉老爸年轻了这么多?怎么像是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 我正想转过头去证实自己的确没有看到任何人在我的后面,可是当我转过头去的时候,我却发现了一个穿着民国时候的那种马褂的男子,他已经跑到了我的面前。我皱着眉头望着那个男子,张大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老爸拍了拍我的手,然后对我说道:好了!这是你伯公!还不快叫伯公! 我听了,心道:什么伯公?我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老爸说起过,而且也从来没有见过他。我心里虽这么想,可是口里还是结结巴巴地说道:伯伯公! 胡大学生,这是你家的后辈?可他也太不象话了,居然在我家门口拉大便那个马褂男子说道。 刘大哥,你别和小孩子一般见识!走!我请你去喝酒!老爸说着便上前去挽着那个马褂男子的手。 算了!就看在他叫了我一声伯公的情分上我也不该跟他计较!走吧!去我家喝!那个马褂男子说道 我听了他们的话,觉得很奇怪,要是这个马褂男子是我的伯公的话,那老爸怎么说也得叫他大伯吧,可是为什么老爸却叫他刘大哥?我虽这么想,但还是没有将想法说出来。我只是开口对老爸说道:老爸,你什么时候回家?要不要给你等门? 你回去吧!我明天晚上再回去!老爸说着,便和那个刘伯公一起走了。 我转过头去往村子的方向走,可是我越想越不对劲,老爸从来都是滴酒不沾的,怎么这会子却主动说要去喝酒了呢?想到这里,我便回过头去看了一眼老爸和那个刘伯公。可是那景象却吓得我连胆都快破了。因为我看见那个刘伯公居然居然没有头,不对,应该说他的头只剩一点皮肉吊在胸前,而且脖子上还在流着血,那血将他的那件马褂都染红了,在月光的照射下更加让人觉得阴森恐怖。而我老爸的头和身体也有好十多个指头大小的洞在向外喷着鲜血我感觉自己的一软,便跌坐在了桥上,而且全身都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脑袋也变得一片空白,什么东西都想不了。我两眼无神地瞪着老爸和那个刘伯公。可是就在他们走下人鬼桥的时候,却忽然之间便消失了。 月光还是一如既往地照耀着大地,可是老爸和刘伯公却凭空消失了。我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可是却再也看不到任何的人影。我感觉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被冷汗给汗湿了。我再也不敢停留,于是立刻爬起身来往家里跑去。

你见鬼了吗?

 归一道人和水生出了陵墓,发现那些军队早就绝尘而去。

澳门微尼斯人,“听说那个湖里又死了一个人”,一个满头黄发的妇女对着旁边拿着扁担的妇女满脸惶恐的说道。

  “本来能救的!”一直低着头的水生突然说了一句。

“啊!又死了一个?这是第三个了,这年头什么样的怪事都有啊”拿着扁担的妇女随即搭腔道。

  “什么?”归一道人似乎没听清,问了一句。

“是啊!我听人说这里边有水鬼,人一下去游泳就会被淹死”

  “为什么不救她?引线很长,踩灭引线,打开门,冷姑娘还是能出来的。为什么不救她?”水生抬起头,眼圈红红的死死的盯着归一道人。

“那我要回家把孩子看好了”拿扁担的妇女说完就急冲冲的走了,走时又朝湖面看了看。

  归一道人没有说话,他无法向水生解释他当时害怕了,害怕炸药提前炸了,害怕那些干尸出来,他舍弃了冷凝玉的性命,保全了他自己和徒儿的性命。

扬小玲两手扒在栏杆上饶有兴致的听着,似乎是想从人们的谈话声中听到一些比较刺激的鬼故事来。见人们转移行动,杨小玲转过头猛盯着湖面想从湖里看出什么蹊跷来。湖面波澜平静,绿如翠玉,湖面的一角有一些油在那儿不断的翻滚着,五颜六色,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晶莹闪亮,非常的刺眼。见没发现什么新闻,性味索然的她正准备离去,眼睛斜示湖面的一刹那在油冒出地方的下面浮现出一片白色,形状酷似一个人形:“是……是……是人”杨小玲惊奇自己的发现,忙逮逮旁边大嫂的衣襟求证。红衣绿裤的大嫂眯起眼看了半晌,莫名其妙的转过头来说“孩子你的眼睛花了吧?那里可什么也没有啊!”见她眼睛仍往河面瞟,大嫂又满脸惶恐的插一句:“小孩子还不赶快走,淹死鬼是有晦气的”。闻此言,杨小玲哪敢再呆,正欲下桥时后面传来众人的唏嘘声:“人捞上来了”, 一时好奇刻制不住自己她又回头看了一眼,一具僵硬的尸体从刚才冒油的地方吊上来,嘴角有水缓缓流出,两只眼睛的眼角各有一点殷红,看得出来死前经过了一翻挣扎。杨小玲顿时感觉芒刺在背,她觉得那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似乎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哟呵”众人一阵哟呵,尸体往上一吊平静的湖面泛起一片涟漪,那片金黄的浮油扩散得越来越大,晶莹的刺得人眼不得挣开,杨小玲哪敢再看三步做二步的跑回了家。

  “你不救可以,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死的权利,可是你为什么不让我救?”水生继续问道。

到家时天已擦黑,杨小玲心有余悸,脑海里突然闪现那位大嫂说的那句话:“淹死鬼是有晦气的”一股冷气直往背上窜。这时,她的妈妈叫她更衣洗澡,扬小玲从妈妈手里接过衣服进了浴室,这时左眼开始不停的跳,似乎在告诉她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转身看了看周围见没有什么异样,便放心的转过头胡乱的弄着自己的头发。“哗……哗……”的水声从浴缸里传来,她感觉有点像尸体在水里匍匐的声音,这时心里泛起一丝恐惧,感觉这绝对会有事情发生。

  “我……”归一道人说不出话来,因为水生是他唯一的亲人,所以他下意识就把水生拖了出来。

第二天,一夜噩梦连连的她无经打采的去上学。

  水生的眼泪突然哗哗的流了下来,痛苦的抱着头蹲了下来,说道:“十八岁!她才十八岁!她一个人多害怕!她那么漂亮,不管被干尸分食,还是被火药炸死,都不能留个全尸,死无葬身之地啊!”

“喂!小玲,你怎么啦?”好友陈小丽叫她,扬小玲无力的抬起头,一张两只眼睛带着血的脸孔出现在她的面前,那种表情带着死人常有的死前挣扎。“鬼啊!”扬小玲一声惊叫,推开陈小丽跑出门外,同学们诧异的互相张望着,搞不清个所以然来。

  “水生,对不起,我……”归一道人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叮……叮……”放学解放的铃声响起,同学们各作鸟兽散,扬小玲一时心烦,独自背着书包往家里走。一段长长的走道后。她又上了那座桥,她想起那天大嫂说她眼睛花了,一时兴起拿眼睛猛盯着水面想瞧出什么东西来。桥上依晰可以见到湖面晶莹闪亮的地方有油滚滚而出,下面是一个酷似人形白色物体在那儿飘浮,物体不断转换位置,直到面对到了杨小玲,杨小玲清楚的看到那是一具尸体。

  “我们这样,和那些强盗没有区别!”水生突然站起来,抹了抹脸,说道:“我要回去!”

回家后她使劲的哭着要转学,她的妈妈特别惊讶,杨小玲告诉了母亲原本。杨母大骇拉着杨小玲去找算命婆婆。算命婆婆掐指一算说是怨鬼上身,杨小玲一听了惊讶了,她说自己与她无怨无仇他为何要死缠着自己呢?原来刚淹死的人,本不是自己的意愿所以心有不甘,很多阳世的事情没有做完就附身到阳间的人来达到目的。杨母一听问有何解法,算命婆婆的脸沉下来说:“那我先要问问他想做什么?”这里所有人都开始摆桌椅,设灵位,桌子上放有米、水还有一把刀,半晌,算命婆婆过来说她没有钱要人给他送点钱,他好到阴朝地府去投胎。扬小玲和妈妈半信半疑的回了家,回家后,她们根据算命婆婆的指点把冥纸用白纸包好,然后在上面写下那个淹死孩子的名字用火焚烧。不一会儿残渣四处飞溅,屋内冷气四溢,一阵猛烈的阴风从扬小玲的脸上吹过,她顿感精神百倍。

  “你回去做什么!”归一道人一把拉住他,问道。

从此。扬小玲再也没有见到过奇怪的事情了。

  “就算用手挖,我也要把冷姑娘挖出来,挖不出活的挖死的,挖不出全尸挖半尸!”

  “你别去!为师,为师想想办法。”归一道人惊慌失措拉住水生说道。

  水生转过头来,问道:“办法?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办法?”

  “盗洞!这墓这么明显,总有盗墓贼光顾,我们去找盗洞!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水生低头想了想,郑重的点了点头。

  冷凝玉昏昏沉沉睁开眼睛,看到一丝光线,她拼命的摇摇头,回忆着现在的状况,她还记得,她把干尸引入洞中正要慢慢退出去,就看到门关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一声巨响,然后似乎有人拉了她一把,她就没有知觉了。

  她整理好思路后仔细的打量这里,这是一个较大的墓室,中间有一个棺椁,“醒了?”阴影中突然传来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冷凝玉全身一紧,忙去摸她的剑,却什么都没摸到。

  “哈哈,你在找这个?”冷凝玉眼前出现一把剑,正是自己的那把,她顺着剑看去,灯影中站着一位少年,他穿着一件广袖的白衣,乌黑的长发披在后面,随意的扎起来。因为背着光,冷凝玉一时间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她接过伞问道:“你是人是鬼?”

  “哈哈哈,”那人又笑了几声问道:“你一个修道之人问我是人是鬼,难道不是很可笑吗?”

  冷凝玉抬头望着他,温热的气息告诉冷凝玉,这是个活人。冷凝玉动了动手脚,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伤,又想起她被人拉了一把,便说:“多谢你的救命之恩。”

  那人没有说话,挨着冷凝玉坐了下来,冷凝玉转过头,这才看清楚他的脸,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少年,冷凝玉从侧面能看到他高高的鼻梁和长长的睫毛,他的嘴唇薄薄的,紧紧的抿着,额头前有细碎的头发,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纤尘。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你见鬼了吗,茅山外传之冷凝玉

上一篇:爱心巧克力,最近要回国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