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俗学转型发展与表演理论的对话关系,讲
分类:民间故事

摘 要:鲍曼的表演理论,反思并改变了民俗学研究的眼光与方向,推动了民俗学的研究范式从以民间文学文本为中心,向着以表演性日常交流实践方式为中心转变。中国民俗学近几十年来的转型发展,在关注日常交流实践方式的方向上,有诸多与表演理论不谋而合的表现,这主要不是因为受到了表演理论的影响,而是在研究中国社会生活的过程中,不断进行学术反思与创新的结果。这种情况说明,中国民俗学的主体性既取决于它与本国社会发展进程血肉相连的关系,也会在与各国民俗学进行对话式的交流中得以体现。

新世纪学术前沿十讲系列报告会之七:综述新世纪学术前沿十讲系列报告会第七讲综述讲座题目:表演理论与民间叙事研究主讲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民俗学与文化人类学研究所杨利慧 博士表演理论与民间叙事研究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文学研究所网站 日下午,在民文所会议室,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的杨利慧博士做了题为表演理论与民间叙事研究的学术发表。这是民文所新世纪学术前沿十讲系列报告之七,来自民文所、文学所、北京师范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等院所的科研人员和研究生近50人参加了报告会。表演理论(Performance Theory),兴起于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随后影响到世界范围内诸多学科领域,与口头程式理论、民族志诗学一道成为上个世纪以迄今天依然富有生命力和强大阐释力的三大民俗学理论学派。杨利慧博士在美国印地安纳大学访学期间,与我院文学所的安德明博士一道,选修了表演理论的领军人物理查德鲍曼(Richard Bauman)教授的课程,并对他作了专题性的学术访谈。此次她的学术报告主要涉及以下六个方面的内容:㈠民间叙事的涵义及其研究方法;㈡表演理论产生的学术背景;㈢表演理论的主要理论主张;㈣表演理论的民间叙事研究个案举例;㈤表演理论的影响;㈥表演理论的反思与批评。现综述如下:对于民间叙事的涵义,不同的学派对其考察的重点不同。其中,基于文本研究的自然神话学派、传播学派、历史─地理学派、心理学派以及结构主义学派等,倾向于认为民间叙事文本是自足的事象,研究的角度主要是从文本出发寻找民间叙事的意义,而很少考察文本与社会生活的联系。持另一种研究立场的学者则认为民间叙事与社会生活有着密切联系,民间叙事事件本身就是社会行为,并从文本与社会生活的联系出发去考察文本的意义,如功能学派、表演理论学派等。表演理论的产生有着哲学的、语言学的,以及民俗学自身的学术背景。哲学领域向实证、经验的研究转向,语言学领域戴尔海姆斯(Dell Hymes)由以往关注语言能力到关注语言运用的转向,还有民俗学本身方法论的转向等,都对表演理论的产生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例如米尔曼帕里(Milman Parry)和阿尔伯特洛德(Albert Lord)在史诗研究中考虑情境、听众对于史诗表演的影响,还有像肯尼斯苟思丁(Kenneth S. Goldstein) 在其专著《民俗田野工作者指南》(A Guide for Field Workers in Folklore)中强调田野作业要关注事件发生的自然语境等,都成为表演理论的先导。表演理论的代表人物主要有理查德鲍曼(Richard Bauman),戴尔海姆斯(Dell Hymes),罗杰亚伯拉罕(Roger Abrahams), 丹本阿莫斯(Dan Ben-Amos)等,其中又以鲍曼影响最大。鲍曼在其代表作《作为表演的语言艺术》(Verbal Art as Performance,1977)中这样规定表演的本质:表演是一种说话的模式,是一种交流的方式。表演理论是以表演为中心(performance-centered),关注民间文学文本在特定语境中的动态形成过程和其形式的实际应用。其理论核心就是把民间叙事当作一个特定语境中的表演的动态的过程,是一个实际的交流的过程。表演理论主要的关注视点可以概括为以下五个方面:一是特定语境(situated context)中的民俗表演事件(folklore as event);二是交流的实际发生过程和文本的动态而复杂的形成过程;三是讲述人、听众和参与者之间的互动交流;四是表演的即时性和创造性(emergent quality of performance);五是表演的民族志考察。和传统的理论相比,表演理论更侧重于把民间叙事作为交流的事件(communicative event),更关注于作为事件的民俗而不是作为事象的民俗,以表演为中心而不是以文本为中心,更注重考察民间叙事的即时性和创造性而不是它的传播与传承,更注重于个人性而不是集体性,更注重民族志背景下的实践而不是追求普遍性的分类体系或寻求功能的途径。对于表演理论的民间叙事研究个案,杨利慧博士举了两例,一个是鲍曼在其重要著作《故事、表演和事件》(Story, Performance and Even 1986)一书中提到的关于德克萨斯的故事讲述,通过对故事讲述家贝尔(Bell)的三个不同的表演文本比较,揭示了故事讲述语境的变化对故事讲述变化的重大作用。另一个案是里根达内尔(Regna Darnell)于1971年3月做的关于印第安人保留地的一次神话讲述。通过对此次表演事件表演情境、听众背景及其相互关系的分析,尤其是侧重对表演者为了将听众引入和引出传统神话讲述的境地而采用的策略分析,从而强调了表演者作为有创造性的个人创造性地改变文本来适应特定的语境的作用,这里表演者是作为桥梁的中介叙事。表演理论被称为一场方法论上的革命,它为民俗学科的研究提供了视角的转向,使民俗学的理论关注实现了以下几方面的重要转型:从历史研究到现实研究,从文本到事件,从普遍性到地方性,从集体到个体,从静态到动态。另外,表演理论在其他领域也获得了广泛的应用。比如贝弗莉•斯道杰 (Beverly Stoeltje) 常常关注女性在表演事件中的社会性别展示,一位博士候选人杰西卡(Jessica Anderson Turner) 力图通过对桂林旅游景点的文化表演进行细致的民族志考察,以探讨其中展示的地方社会对地方文化与民族国家的认同。在对表演理论的众多反思与批评者中,杨利慧主要例举了琳达戴格(Linda Degh)、安娜-利娜斯卡拉(Anna-Leena Siikala)、周福岩等人的观点。其中,美国民俗学家琳达戴格从自己长达10多年田野工作和定点追踪调查出发,强调只有通过对一个社区长期的、不断的对比考察才能对表演传统作出的正确评价,提出了以表演者为中心(performer –centered) 的理论框架;芬兰女学者安娜-利娜斯卡拉则认为表演理论还应该充分重视讲述者的个性、背景,以及他们对事件的态度;中国学者周福岩针对表演理论中把表演完全看成是理性的、有意识的行为提出了质疑,他认为表演还可能是充满激情的、无意识的行为,表演理论关于形式的分析过细,既加重了学者的负担,也有悖于学理。在回溯以上学术批评史的基础上,杨利慧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视角,那就是如何把民间叙事文本自身的形式、意义、功能与文本的表演结合起来进行理论研究。报告会上,与会人员就是否应该在田野工作中追寻传统的表演事件或者自然的表演语境,能否在田野与文本的互照中将叙事文本的外部研究与内部研究结合起来等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作者王欣: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少数民族文学系硕士研究生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1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关键词:表演理论;日常交流实践;村落;民俗志;中国民俗学派

题图:表演理论大家理查德鲍曼(Richard Bauman)教授 (本网资料图)



  自1972年理查德鲍曼(Bauman,R.)《作为表演的口头艺术》发表以来,美国民俗学表演理论不仅对欧美,而且对整个国际民俗学和其他多个学科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中国民俗学界在1980年代中期就有学者开始译介这一理论,此后随着中美两国民俗学界交流的加强,又不断对这一理论进行了更为完整的翻译和研究,也出现了一些尝试运用这一理论来研究中国事实的成果。但是,如何以自己的理论、经验来与表演理论进行对话,这方面的讨论却几乎不见。本文拟补足这一缺憾。

作为世界民俗学领域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方法和视角,表演理论有着丰富的启示性,对其进行充分理解、本土化实践及反思,无疑对推动该理论的发展以及中国民俗学自身的建设都具有积极意义。为进一步深化和推进国内的相关研究,受《民俗研究》杂志的委托,特组织了这组专栏文章。其中,杨利慧的《语境、过程、表演者与朝向当下的民俗学表演理论与中国民俗学的当代转型》一文,力图对表演理论在中国民俗学领域近30年间的传播和实践状况进行比较全面的清理和总结。王杰文的《表演理论之后的民俗学──文化研究或后民俗学》,介绍了表演理论遭遇的诸多批评及其不断更新的历史过程,并总结了表演理论之后的欧美民俗学的研究趋势,其中提供了大量的相关评论信息,对于读者丰富和扩展有关表演视角的认识具有非常积极的作用。王杰文的观点在目前欧美民俗学界不乏共鸣者,其文中征引的诸多批评便明白地显示了这一点,不过,当我将杰文的评论转告鲍曼并征求其回馈意见、以便获取最鲜活的学术对话信息后,鲍曼很快回信说,所谓表演理论之后的提法,是对以表演为导向的工作的诸多信任、发展、参考和运用等状况的缺乏了解,表演观念其实是此后诸多民俗学创造的基石(bedrock),无论是他自己提出的本土语文学(Philology of the Vernacular),还是查尔斯布瑞格斯(Charles Briggs)和劳里航柯(Lauri Honko)等人的见解皆是如此,而他的一篇即将发表的新作正要对此类批评进行回应。鲍曼的这些反驳意见,也可供读者在阅读时一并参考。作为罗杰亚伯拉罕(Roger Abrahams)和丹本-阿莫斯(Dan Ben-Amos)的学生,彭牧所秉承的表演观是一种更广泛的实践观,她的《从信仰到信:美国民俗学的民间宗教研究》一文,展示了美国民俗学的民间宗教研究领域在近50年间发生的方法论转型,即从遗留物式的、支离破碎的民间信仰研究扩大到当代民间宗教文化整体,扩大到对具体实践者的关注,而这一理论转向正是以表演理论为代表的从文本到语境与过程、从民俗事象到民众本身的民俗学范式转型的一部分,是整体学科范式转型在民间宗教研究领域的反映,这从民间信仰研究领域为我们理解表演理论以及民俗学的范式转型提供了一个新鲜而翔实的旁证。祝鹏程的《表演视角下的郭德纲相声:个案研究与理论反思》,以表演的视角分析郭德纲的相声艺术,考察郭德纲继承与改造相声传统表演模式的过程,反思表演理论存在的不足,是在民族志个案基础上对表演理论加以本土化实践的崭新尝试。希望这组专题文章能进一步推动表演理论的本土化进程,并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增进我们对当代世界民俗学及本土文化现象的理解和思考。(杨利慧)

  关于中国民俗学受表演理论影响的情况,杨利慧已在2011年做出过评述,她指出:表演理论的传播和发展与中国新时期的社会文化背景密切相关,与本土民俗学发展的内在需求相适应,并与其他诸多理论思潮一道,共同推动了中国民俗学研究范式在当代的转型。即认为表演理论已经成为中国民俗学研究中最为重要的理论视角之一,产生了重大的影响。笔者在这一判断的启发下,认为有必要深入讨论以下三方面的重要问题:一,表演理论的核心思想是什么?只从文本与语境关系来说明这一思想是否准确?二,近几十年来,中国民俗学在理论反思与研究范式转型上是否有与表演理论思想相近的表现?三,中国民俗学应该如何与表演理论对话,合理借鉴与创造性地发挥这个理论?

[杨利慧]语境、过程、表演者与朝向当下的民俗学
[王杰文]表演理论之后的民俗学
[彭牧]从信仰到信:美国民俗学的民间宗教研究[1]
[祝鹏程]表演视角下的郭德纲相声:个案研究与理论反思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民间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民俗学转型发展与表演理论的对话关系,讲

上一篇:民间文学,与新中国民间文艺学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